Exchangeness of trade

10 800 140 17 01

Toll-free in China
livechat

欧洲经济回暖 ECB宽松政策到了“功成身退”时候

admin  2019-04-24 00:24

  ——最新公布的关于欧元区经济增长、就业、物价稳定以及信贷总量等数据表明,欧洲央行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正在生效,因此,当前过度宽松的政策立场是否需要修正并逐步撤除,又逐渐引起了坊间的议论。

今年第一季度,欧盟经济以1.6%的速度稳步增长,自去年1月以来显著回升。工业产出和家庭支出也显示,经济活动势头已被19个拥有不同经济结构和基本原理的国家广泛共享。

  今年第一季度,欧盟经济以1.6%的速度稳步增长,自去年1月以来显著回升。工业产出和家庭支出也显示,经济活动势头已被19个拥有不同经济结构和基本原理的国家广泛共享。

  对于资源逐渐紧张的欧元区来说,目前的结果已是可圈可点。换言之,从欧元区现在的总生从产能力和劳动力增长速度来看,非通胀增长潜力低于1%(约在0.8-0.9%),实际经济增速能维持在1.6%这一水平就已经不错了。当然,德国人并不这么认为,其对欧元区的长期通胀水平较为忧虑。

  德国劳动力市场数据解释了这些挥之不去的焦虑。3月份欧元区失业率从一年前的11.2%降至10.2%,因为持续的经济复苏使失业人数减少了150万,总失业人数为1640万。

  欧元区失业率

  充分就业的德国经济显示只有4.2%的人失业—录得欧元区最低水平,希腊西班牙分别为24.4%、20.4%。可悲的是,欧元区各国青年(25岁以下的人)失业率的差异更加明显:德国6.9%(同样在欧元区最低)、希腊51.9%、西班牙45.5%、意大利36.7%。

  劳动力市场日趋紧张致使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没有与其他欧元区国家协商的情况下对所有中东和中亚人打开了大门。在过去四年德国单位劳动力成本以年均2.5%的速度增长(欧元区为1.1%且高于美国的1.7%),德国非常担忧其在全球出口市场上的竞争地位。

  唯一的问题是:为什么德国没有对其他欧洲国家张开双臂,如极度贫穷的梅利利亚,安达卢西亚、埃斯特雷马杜拉(西班牙)以及西希腊(希腊)?目前这些地区的失业率从28.5%到34%不等,贫困青年失业率从55.4%至79.2%。

  一些欧洲人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以下是一个临时结论:在限制较少的财政政策的帮助下,欧洲央行已经推动欧元区经济复苏,并创造了就业机会,若沿这条轨迹发展,其虚拟的“直升机撒钱”政策可能就不需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项更温和的政策。

  欧元区通胀率

  很大程度上欧元区通缩是低油价造成的。4月欧元区油价下跌8.6%(3月下滑8.7%),拖累总体物价下滑了0.2%。但4月剔除能源产品外,服务(1%)、食物、酒精和烟草(0.8%)以及非能源工业产品(0.5%)价格的上涨推动通胀率回升至0.8%,大约是今年前四个月的平均非能源通胀率。

  继续指望沙特来帮助抑制能源成本、实现整体通胀显然是不合理的。可以肯定的是,欧洲央行也赞同这一观点。你还可以大胆的假设,欧洲央行已经意识到一个事实,即欧元区紧缩的劳动力市场正在推高员工补贴(大约2%),只有一部分被提高的劳动力效率(0.6%)抵消。

  不过,这不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危机。但这可能是向欧洲央行释放的一个信号,是时候收紧政策了。如果欧洲央行的核心通胀目标介于0-2%,那么欧元区已经牢牢地锁定在这一区间内了。

  还有因素可以推迟欧洲央行转向温和的政策立场吗?

  有且很多。先前德国呼吁欧洲央行收紧货币政策,不过4月21日欧洲央行警告称,恶性攻击其政策会造成市场混乱并可能带来一项更激进的货币宽松政策。自那以后,德国出奇的安静。

  恐德症

  欧洲央行临时停火可能是一个好迹象,但德国单独运行的欧盟移民政策引起发的问题以及欧洲其他国家的颐指气使,正撕裂着欧盟大陆。申根地区26个国家的无国界政策也已渐渐难以为继,最明显的是奥地利和德国。由于担心非洲和中东移民涌入意大利,现在巴尔干路线已经关闭,奥地利准备进入紧急状态,并计划在通往意大利的勃伦纳山口设置障碍。

  不过德国总理默克尔无所畏惧,她发誓要拯救欧盟和申根区。但就像特朗普所言,默克尔缺少细节方案,就像希拉里讨论简单的“爵士乐外交”一样。事实是,当德国社会共识遭到破坏、默克尔支持率自由落体,同时还要应对日益敌对的法国,这种情况下,默克尔如何实现这一崇高目标。

  上周六(4月30日),德国斯图加特数以百计左翼组织示威者试图阻止极右翼德国选择党(AfD)召开党大会,结果与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大规模冲突,有400人遭逮捕。党大会希望通过新纲领,公开宣示反对德国“伊斯兰化”,明文规定禁止妇女穿着伊斯兰蒙面袍以及禁止修建清真寺塔楼。

  默克尔自己的处境也很艰难。上周,只有45%的德国选民支持她的政策。早前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一半的德国人反对她在2017年获得连任。

  德国与其欧元区的重要盟友法国的关系日益紧张,德国和法国在移民、财政、经济治理、与美国自由贸易谈判等问题上存在严重争执。从法国官方声明中可看出其对德国的敌意。但这与法国极右和极左派政治选区爆发的煽动性恐德症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总结

  稳定的增长、不断增加的就业、处于目标区间中部的核心通胀以及持续增长的银行贷款表明,欧洲央行可以放慢其信贷扩张步伐。

  这是有可能的,但这个过程可能会被放缓,因为德国和其他关键欧元区成员之间的关系日益恶化。德国与土耳其签署的难民“协议”的潜在失败以及穿过意大利涌入欧盟的非洲和中东难民数量加剧也给欧元区政治和经济带来了严重打击。

  欧洲央行肯定意识到,这些因素可能会对企业和消费者信心造成负面影响。如果真的发生,那完全有可能推迟欧洲央行向温和政策立场转变的时间。

  权衡所有,预计未来几个月,经济温和复苏以及通货膨胀趋势将推动欧洲央行逐步撤出过度的货币刺激政策。

  • 文章出自EXNESS,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分享到: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 文章

    更多外汇新闻

    外汇交易有风险,入市请谨慎。
    获得EXNESS Limited (NZ) 明确许可方能从该网站复制信息。
    版权所有。